岁月留痕]父亲的“套路”

发布时间 2019-07-11

  记得小时候,临睡前总要缠着父亲讲故事。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,电视还是稀罕之物,晚上能听故事已属幸福。

  父亲也有累的时候,他说,今天晚上讲三国。好!三国故事好听!我们竖起耳朵,静听着。“曹操率领八十万军队下江南,准备攻打东吴,军队浩浩荡荡,绵延十几里。行军到河边,发现只有一座独木桥,很窄,只能过一匹马或者一个人,现在他们开始过桥,马蹄声踢踏、踢踏、踢踏、踢踏”

  父亲一直说踢踏踢踏的,且声音越来越轻,间隔也越来越长,后来爽性停住了,无声无息。我忍不住问,后来呢?父亲懒洋洋地说,“八十万军队呀,过一座独木桥,哪有这么快,踢踏、踢踏、踢踏”父亲单调的踢踏声就像催眠,听得我们都睡着了。再大一点,才知道这是一个套,父亲有时不想讲故事了,就说,曹操八十万军队。我们就接上,踢踏、踢踏、踢踏。

  小时候,农村里戴眼镜的人不多,父亲近视五百度,戴一副深咖啡塑料框眼镜。洗脸或睡觉时,父亲摘下眼镜,我们透过镜片看到东西都变小了,很好奇这人是怎么近视的?就问父亲:“爸爸,您眼睛是怎么近视的?”父亲就一本正经地回答:“我小时候,去河埠头,看到河里有人在洗澡,埠头旁放着一副近视眼镜,就去戴了一下,摘下后看东西就糊了,就这样染上了近视眼。”

  天呐!原来近视眼是这样染上的,原来很想试戴一下父亲的眼镜,这下看到竟有点怕怕的了,碰也不想去碰它了。

  一次和父亲一起上山,那时,已经认识了不少树,这是松树,那是檫树,还有栗子树,见到一棵完全不认识的,就问:“爸爸,这是什么树?”父亲回答得很干脆,说叫“牛门树”。

  噢,牛门树,记住了。到大一点,伙伴们进山,看到这树,就显摆知识,说,呐,这是牛门树。有年纪稍大的伙伴大笑起来,说,被吃豆腐了。你是牛在问这是什么树,就叫牛门树,宁波方言“门”和“问”同音。还可以依次类推应付爱提问的孩子,比如这是牛门果,这是牛门草。

  好坏的父亲!我是牛,你不也是老牛嘛!又没赚。以后别人问我,我也这么回答,哈哈。

  父亲就这样,给你下个套,却不马上点破,让你上当一段时间,当然,都是生活中无伤大雅的事,或可归为本地历史悠久的戏谑文化。不用说,长大后,我也变成爱开玩笑的人了。今晚本港台开奖直播